黑暗料理王游戏

小说:女主意外穿越女尊国,二夫郎却是个黑暗料理王

次日卯时四刻,一夜好眠的花倾城从甜甜的睡梦中醒来,却发现自己正搂着一个绝美的男子,而且自己还把一条腿搭在对方身上。

花倾城顿时老脸一红,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。在现代,27岁母胎单身的她,可是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。

看着自己一言难尽的睡相,花倾城暗暗吃惊,随即麻利地将自己的手从沐离歌的腰上移开,并把腿放下。她没想到自己睡相这么差,太可怕了,这简直就是在玩火。

花倾城以前还曾经卧底当过一阵子尼姑,她随即给自己念了一遍《清心普善咒》。静了静心后,想着以后可得注意些了,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就麻烦了。

趁着对方还没醒,花倾城动作利落地下了床,迅速穿好外衣,随便给自己扎了个高马尾,就快速地出了房间。

床上的沐离歌缓缓睁开双眼,唇角微勾。他方才半眯着双眼,已经把女子震惊的模样,还小声念着经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,没想到他这小妻主还挺可爱的。

花倾城离开后,沐离歌也起身穿好衣服出了房门,刚好遇到正在打扫庭院的于小天。

“大哥,你……你怎么从妻主的房间里出来了?”

忽的他想起了昨晚岳父的话,震惊地张大双眼。

“你们,你们,莫不是……”

看到一脸讶异的于小天,沐离歌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我们都是妻主的夫郎,和她圆房也只是早晚的事。走吧,先吃早饭吧!”

于小天当场石化,呆愣了片刻后,随即小跑着赶跟上沐离歌,一同往前院走去。

今天是轮到司徒烨做饭,花倾城在井边洗漱完来到堂屋时,司徒烨已经把做好的饭菜端到桌上。待人到齐后,花倾城就宣布开饭。

司徒烨做的是一锅有点粘稠的大米粥,配菜是一盘腌肉炒笋片和清炒野菜。只是这粥吃起来总感觉怪怪的,竟然有股糊味。竹笋因为没有焯水,味道是苦的。只有野菜看着还可以,如果忽略那咸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味道。

沐离歌、韩亦辰和于小天似乎早有预感,皆只是低头吃着碗里的米粥,半筷子没碰过盘子里的菜肴。

看着吃得一脸表情变形的妻主,司徒烨一张刚毅的脸微微泛红。他从小因为貌丑而有些自卑,现在嫁了人,厨艺也不好,但他都纡尊降贵亲自做饭菜了,她这还什么表情?司徒烨不由恼羞成怒起来。

“妻主,我知道我貌丑,既没有大哥贤惠大方,也没有三弟肤白漂亮,更没有四弟天真可爱。可是我一大早就起来,辛辛苦苦做的饭菜,你这满脸痛苦的模样,是很嫌弃我的意思吗?”

闻言的沐离歌、韩亦辰和于小天,顿时把头埋得更低了,专心干饭。

莫名躺枪的花倾城顿时惊呆了。粥有股糊味,但勉强能吃,可这菜确实无法下口啊!只是看她家二夫郎这气呼呼的模样,实话她此时恐怕万万不能说的。

而且貌丑又是什么鬼?她严重怀疑对方在内涵自己。

花倾城不淡定地重新瞄了一眼司徒烨:高挑挺拔的身材,散发着健康美的小麦色皮肤,浓密英气的眉毛,大且有神的黑亮双眼,又高又直的鼻子,棱角分明的双唇……

这妥妥的阳光帅气、十分有男子气概的大帅哥一枚啊!放现代,那就是分分钟能出道,让一群小迷妹们尖叫的存在好不好?哪里丑了?

“不,不,不……不是!你做得很好,饭菜味道不错,我那纯粹就是被好吃到了,太享受了才会这样!”

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,花倾城的求生欲那是相当的强。

“真的?”

司徒烨一脸将信将疑。

“比珍珠还真!”

花倾城怕对方不信,赶紧把头点得像小鸡吃米似的。

“既然妻主你喜欢,那你就多吃一点。”

司徒烨把两盘菜都端到花倾城面前,然后一脸期待地望着她。

当花倾城把目光投向沐离歌、韩亦辰和于小天求助的时候,他们三个居然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们都吃饱了,你们慢用!”随即便一溜烟似的消失了,消失了,消失了……

徒留花倾城在原地,顶着司徒烨的目光,就着两盘菜,含泪吃了三大碗粥。

吃完饭菜,她还不忘说一句:“你一点都不丑!”

“真的?”

从小被说长得丑,嫁不出去的司徒烨不淡定地望着花倾城。

被一个大帅哥火辣辣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,花倾城饶是脸皮再厚,都不由微微泛红。

“那自然是真的!”

“我们家二郎不但不丑,而且还相当的帅气!”

虽然司徒烨的长相不符合莱凤国对美男子的定义,但在花倾城...

花倾城踮起脚尖,在他侧脸“啵”了一下,然后就顶着滚烫的双颊,敛下内心的不平静,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,佯装什么事也没有,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离去。当然得走,再不走,她都怕自己会忍不住把他原地给办了。

司徒烨抬手抚着被花倾城亲过的地方,怔愣在原地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脸上温润的触感犹在,只是那罪魁祸首却早已遁走,逃之夭夭。

“走吧,妻主!”

跑到前院大树底下,坐在大石头上的花倾城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。

“去哪?”

花倾城现在脸还有点烧,脑子也有点晕乎。

沐离歌闻言不由剑眉微拧。

“不是说好了一起去镇上吗?”

“里正家去镇上的牛车辰时出发,现在还有一刻钟时间,再不过去就赶不上了。”

好巧不巧,方才花倾城亲司徒烨的时候,这一幕刚好被前来找她的沐离歌看到。

昨晚妻主碰都不愿意碰自己,方才起身时,看到抱着自己也赶紧远离,可刚才她却主动去亲二弟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,沐离歌觉得心里有点发酸,堵堵的感觉,是以说出的话也冲了几分。

而听到沐离歌的话,花倾城也回过了神。

“哦,对,对!那我们赶紧出发吧!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